html5 bootstrap template

洛林•马泽尔的无言《指环》:无言的史诗

2017-11-15

  1848年,瓦格纳创作了自己的不朽经典歌剧《指环》,百余年后,洛林·马泽尔将这部14个小时的宏大艺术集合体浓缩成了80分钟的无词交响曲目,庶几接近了音乐这一艺术形式的本质要求,成就了这部无言的史诗。

  人类文学历来难以被改编成为恰如其分的音乐艺术作品,特别是对歌剧而言。它需要对原著内容的深入了解、对细节的掌握和作品心理的精准揣摩,更无须提及作曲家本身应具备的音乐素养和创造力。而瓦格纳无疑是站在这些巨擘肩膀上的人物。这部取材于中世纪德国民间故事和北欧神话的歌剧《指环》,历来被标榜为最恢弘并难以演绎的全景式艺术和音乐史上的里程碑。前者是指瓦格纳在这部作品中,创造性的提出了综合音乐、诗歌、戏剧、表演和舞台布景为一体的,并第一次完成了一部长达14个小时的宏伟巨制;后者则意味着,他用主导动机(用音乐动机来象征人物、剧情及重复概念的运用)弥补了故事文本的松散,并打破了清唱和器乐协奏间看似不可打破的鸿沟。在他之后,交响乐成为了歌剧的主要音乐表现形式。

  这些革命性理念的应用,一方面启发了后来者的创作思想——在瓦格纳之后,以理查德施特劳斯为代表的浪漫派歌剧逐渐崛起——另一方面也让渴望更多观众欣赏这一艺术杰作的改编者无从下手。在耀眼无比的光环面前,如何进行大刀阔斧的删改却保留瓦格纳音乐的精髓?又如何维持歌剧原始的感染力和故事性?这也正是在欣赏这部无词《指环》时最为人所担心的问题。作为当代诠释瓦格纳作品最为出色的指挥家,洛林·马泽尔显然交出了一份令人欣喜若狂的答卷。

   无词《指环》在去除声乐的情况下,依旧保留着歌剧般恢弘的故事性和雄壮深远的画面感。这些既是瓦格纳歌剧的精髓,同时也是这部作品的成功所在。之所以能够完美契合,是因为洛林·马泽尔在改编过程中,保留了瓦格纳歌剧中的主导动机,以此对其中的人物角色、事件场景、剧情发展标签化。即便从未接触过原著也能对应出相应的情节变化。此外,正如洛林·马泽尔自己所言,他在进行改编时突出角色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的爱恨情仇,用音乐尽量去提炼歌剧原作的感觉、感情。即将作品表现的情绪作为改编时贯穿的重点所在。

   一部伟大的音乐作品之所以能令听众与其共鸣,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旋律所表现出的情绪具备的强烈感染力。那些脍炙人口的乐章都具备了相同的成功因素。而当洛林·马泽尔在进行无词《指环》改编时,作品情绪的深入把握,自然会将原作中标志性的华彩段落相应保留。通过饱满无停顿的交响协奏,再合成一些基本由乐队强调过的声乐段落,以及极少数能够由器乐模仿的声乐段落,其辨识度、节奏与歌剧原作自然相称比例。从《莱茵的黄金》的第一个音符贯穿到《众神的黄昏》的最后一个音符,瓦格纳歌剧的精髓浓缩于80分钟无间隔的乐声之中。

    在弦乐轻柔的铺陈之中,悠远的号声逐渐鸣起。二者交相辉映自弱至强,恰如黎明前夕的莱茵河岸之上,一轮红日正逐渐升起。彼时烟雾深锁的绿色湖面,霎时间被撒上一层金色的光芒。精灵铸造指环的声音已经越行越近,一部史诗就此将展开华彩乐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