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美术的造型特征

发布日期: 2017-11-15

  与作为中国主流美术范畴的宫廷美术、士族美术、宗教美术相比,民间美术最独特的特点之一便是在造型表现上更加丰富多彩。但是,这种千奇百怪的造型表现并不是如同当代美术形式——特别是先锋派美术——由创作者随心所欲的想象和独特的思维方式抽象创作完成,而是来源于历史悠久的民间文化丰富沉淀,取决于做为民间美术创作者、传播者和欣赏者特定的社会结构,以及在漫长的劳动生活中形成的群体性审美概念。因此民间美术作品的造型实质是一种严谨且有章可循的符号化表达。其造型特征主要表现为实用特征、概括特征、象征特征和完整特征。

  民间美术形式来源于人民群众的劳动生活过程,其造型必然受制于民众的世界观、创作材料、工艺发展和生活功能。因此作品的实用特征成为民间美术的重要构成因素。以传统民居中及相关建筑物中存在的木雕、石雕、门窗装饰等民间美术形式为例,其独立个体可作为民间美术品加以欣赏,但其存在的主要目的是作为整体建筑缺一不可的支撑部件,美学特征只是其作为实用品的附加价值。无独有偶,作为具有民族特色的蜡染,它是在为实用织物上色过程中逐渐总结形成的一种民间美术形式。根据生活劳动的不同用途,虽然民间美术品呈现出了不同的造型形态,但其均受到存在目的的制约。

  艺术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民间美术作品可谓是这句名言的最佳代言人。美的意识被民间美术创作者从劳动生活中加以总结,它不再仅仅是如原始艺术般对于事物的重现,而是一种对精髓的抽象概括。例如在泥塑(民间称为泥玩)艺术中独具盛名的河南浚县泥咕咕,这种美术造型对于细节的装饰性处理并不看重,造型古朴粗犷,整体如同面团,单单是对塑造的局部形象均直取核心极度夸张,如战马的脖子、动物的局部面容等等。这种概括的造型特征在人物、动物、飞鸟中都有同样的体现,身体的细节如肢体、翅膀等均没有具体的塑出,而采用象征性的表现,或者用色彩勾勒出大致形状即可。民间美术作品中随处可见神似而形不似的概括造型特征,体现出一种稚拙、意会的审美取向。

  中国传统哲学讲究含蓄内敛,不习惯于对感情的直接流露。这种哲学观同样投射在文化方面,讲究借物言志,以兴、比等象征手法抒发感情。象征特征在民间美术造型表现上俯仰皆是。比如年画中经常将莲花与鱼的形象描绘在一起,形成连(莲)年有余(鱼)的美好祝福。这就是通过口彩谐音的象征方式,表现出吉祥的寓意。再如民间剪纸艺术总经常出现的莲花童子、双飞燕等美术造型,便是通过一组事物的寓意,象征出生命繁衍生生不息的抽象形象。此外,某些造型尽管已经与自身形象已经相去甚远——比如麒麟象征祥瑞,但是在民众生活中已经形成了特定的象征事物,同样在民间美术造型中得以保留。

  民间美术造型作为一种符号传达,具备了符号美学的完整特征。具体表现在其构图大致讲究完整完备性,在同一画面中尽可能丰富的展现出所要描绘的完整形象群体。在民间美术作品中,尽管会有简约化、写意化的概括,但很少看到残缺的造型形象。这种完整特性同样体现在作品造型的对称性倾向。在民间美术作品中很少看到形单影只的造型,无论是龙凤双飞燕还是植物或者单纯的符号线条,均是以双、偶数或者对称形式出现。这种建立在传统哲学中阴阳协调概念下的完整特征,形成了民间美术的独特美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