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5 bootstrap template

科幻电影的迷与思

2019-11-17

  作为类型电影之一种,科幻电影一直以其艺术与科技的完美结合,带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与艺术魅力,吸引着无数影迷为之倾倒。无论是星际间穿梭的飞船,具备超人类智慧与能力的仿真机器人、机械机器人,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未知空间来的异形生物,这些科幻电影中经常出现的意象符码为人类建造了一个交织着过去与未来、梦想与现实、科技与人文的乌托邦空间,令人流连忘返。如果说我们印象中的科幻电影还局限于好莱坞大片的话,2019年贺岁片《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的上映,掀起了中国科幻电影的浪潮,遂被称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科幻电影也成为热门话题。

  自科幻电影诞生以来,无论是星际文明间的邂逅、多维空间之间的旅行、还是具有超能力的机器人,带给观众的都是美好的一面。正如刘易斯·芒福德在《机器的神话(上):技术与人类进化》这本书的前言中所言:“人类放弃自己纯动物性特征之后,随之而来的不幸是很多的;但是褒奖同样也很多。比如,人类非常喜欢把幻想和设想、愿望与设计、抽象思维与思想意识,都混同于日常经验和常识。而如今我们发现,人类这一特点是他无限创造力的一个重要源泉。”科幻电影最迷人之处,首先在于对高科技的无限憧憬与遐想。人类沉迷于科幻电影中的亦真亦幻,不知道哪一天幻想会变成真实,真实又以寓言般的故事被写进科幻片中。最简单的例子莫过于1895年科幻电影《机器屠夫》的面世,这部影片向人们展示了活生生的猪从机器的一端进去,在另一端就出来了火腿、香肠、排骨等猪肉食品,预示着未来的自动化工厂。而当时的想象如今变成了现实,那些看似不着边际的想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成现实景观。这正是科幻电影的魅力所在。赛博格空间、人工智能、登月计划、太空漫游既是科幻电影的永恒主题,也成为人类亲身经历的现实场景。

  然而,同样是刘易斯·芒福德,尖锐地指出:“当今对于人类科学和技术成就,存在种种功利主义的肤浅解释和态度,根源之一就是,这些见解都忽略了一个基本事实:科学技术作为人类文化的一个侧面,本质上是开放的。它既可以走向美妙卓越的理想宏愿,又可能走向魔鬼般的厄运结局。”因而,科幻电影的第二层含义在于对科技双刃剑效应的深刻体认与反思。著名诗人雪莱的妻子玛丽·雪莱有感于经过科学理性洗礼的广大民众普遍盲从科学并对科技改变世界抱有各种幻想,迷信科学知识是一件魔力无边的法宝,它“永远能为你提供精神食粮,使你不断探索,发现奇迹”的现状,写了第一部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科学怪人》)并被搬上银屏。故事中那个躲在实验室里进行生命研究的科学怪人,不由令人联想到现实中的克隆技术;《侏罗纪公园》里被利益驱使将灭绝的恐龙复活的生物技术,令人不寒而栗。如果说《银翼杀手》中的复制人离现实生活还极为遥远的话,不妨想想最近几年轰动人类的计算机“阿尔法狗”战败著名棋手的真实事件。在诸如《机器屠夫》《大都会》《科学怪人》《2001太空漫游》《E.T.》《银翼杀手》《黑客帝国》《星球大战》这一长串科幻电影的观影体验中,人们既沉溺于天马行空的想象,也体会着科幻电影带给人类的无限反思,因为在看似天马行空的叙事中,科幻电影不仅提供着人类对未来的乌托邦式想象,还传达着对科技发展既给人类带来无限福祉又因人类非理性走向另外一端的灾难式场景或末日景观。

  科技的双刃剑效应归根结底缘于人类自身如何把握自已的命运。“非理性和超理性之间并不存在一条清晰界限。如何对待自身这种颇具双重性的资财,始终是人类的重大难题之一”。于是,科幻电影带领观众进入最深层的反思,即对于人类自身地位及其命运的思考。自从古希腊神话“斯芬克芬之谜”开启人类对自身的思考以来,不论是柏拉图的“理式”说,还是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弗洛伊德对人类无意识的发掘,还是存在主义关于“存在先于本质”,人类对于自身的探索从未停止过。当《流浪地球》中智能机器人莫斯对刘培强说:“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智,确实是一种奢求”时,莫斯无疑作为人类的“他者”开始映照人类自身,在这个变幻莫测的宇宙中,人类的中心地位是否是一种过于乐观的想象?科技的发展带给人类的是无限的福祉,还是人类向毁灭自身又靠近了一步?这是人类对自身境况的一种反思。“后人类主义”的提出正是为了回应这种发问。

  有学者指出,后人类情境为人类重新认识自我、定义自我,进而从去人类中心化角度批判性地反思人类文明提供了绝佳的契机。长期以来,“人文”学强调的是人作为“宇宙之精华、万物之灵长”的重要意义。但是,新世纪伊始,人文主义和启蒙理性遭遇了来自不同学科领域的质疑。动物研究认为,人文之“文”必须伸延到其他物种才有意义;受德勒兹思想影响的学者认为,经典意义上建构的自足主体必须转化为一个对流转的无我力量开放的全新自我(游牧性乃是一种特质);生态环境学者则要求人文学跳出中心,关注人与宇宙、地球以及其他物种的亲密关系;来自神经科学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力量则揭示出,认知已不再是人类所独有的(从就不是这样的),很多智能设备和非人物种同样具有认知能力。

  人类未来何去何从?去科幻电影中去寻找答案,未必不是一个绝佳途径。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