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5 bootstrap template

当孩子遇见现代诗

2019-11-30 北京联合大学 杜晓莹

  在《给孩子的诗》一书的前序中,北岛这样写道:“在人生的路上,你们正值青春年少,诗歌相当于路标,辨认方向,感悟人生,命名万物,这就是命运中的幸运。”将诗歌比作人生的路标,命运中的幸运,可见北岛对儿童接触诗歌倍加推崇。“学习”古诗向来是孩子繁多的学习任务之一,《x年级必备唐诗100首》之类的课外读本是常年畅销读物,也不乏家长将孩子熟背古诗作为炫技的法宝。而现代诗,不仅教科书中所占比例较古诗词少得多,大众认识也颇为轻视。许多人认为“古诗词韵律更美”,“现代诗看不懂”,又或质疑:“现代诗不就是把整句话分行写吗?”

  夏丏尊和叶圣陶的《文心》曾借人物之口提到这样的观点:“这东西怎么好算诗,长长短短的句子,有的连韵都不押,只是随便说几句罢了。倘若这样也算得诗,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做诗了。”这便是对现代诗极大的偏见了。现代诗虽然不拘韵律,却也讲究音乐性,读来不能艰涩拗口。更重要的是,并不是所有“分行”的短句都能称之为“诗歌”。这是因为诗歌最大的特点是“诗的意境”,通过意象和修辞手法,抒发作者的思想和感受。“诗是最精粹的语言,最生动的印象”,有时短短的几句诗,便可以引起读者的无限想象。

  《雾》 桑德堡 屠岸译

  雾来了——

  蹑着猫的细步。

  它静静地弓腰

  蹲着俯览

  港湾和城市

  在向前走去。

  将“雾”拟为“猫”,仿佛能看见一只庞大的动物迈着慵懒而优雅的步伐,缓慢地俯瞰(笼罩)城市和港湾……习以为常的天气现象,在诗人极富想象力的艺术加工后,变得灵动,充满鲜活的气息。

  生活中处处是这样平凡的瞬间,但对儿童来说,一切都可以是新鲜的、与众不同的体验,北岛就提到“雪花和花瓣,早春和微风,细沙和风暴,每个孩子的感受都是独特的,就像指纹那样不可重复”。请看以下摘自《孩子们的诗》中的两首诗歌:

  《太阳和眼睛》于梦凡 三岁

  太阳晒我的眼睛

  把我的眼睛晒黑

   

  《光》姜二嫚 六岁

  晚上

  我打着手电筒散步

  累了就拿它当拐杖

  我拄着一束光

  最寻常不过的太阳光晒、手电筒光束到了孩子们的笔下,成了诗歌的主体,让我们不得不感叹孩子们天真的视角竟不经意地另辟蹊径、不落窠臼。阅读诗歌、甚至提笔尝试写诗歌,正是保护了儿童这样可贵的想象力,拓阔了他们的视野,从诗意到诗歌,从主动感受到主动形容,潜移默化地提高了对生活、对美的体会和感悟。

  诗歌还有抒发情感、振奋精神的作用。

  《你不快乐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佩索阿(姚风 齐策译)

  你不快乐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

  你只是虚度了它。无论你怎么活

  只要不快乐,你就没有生活过。

  夕阳映在水塘,假如足以令你愉悦

  爱情,美酒,或者欢笑

  便也无足轻重。

  幸福的人,是他从微小的事物中

  汲取到快乐,他无法拒绝

  这每一天的馈赠!

  同样类型的还有载入教科书的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这些诗歌意气飞扬,鼓励读者勇敢地面对生活的不公,不沉溺于悲伤,哪怕身处一片狼藉,也尽力从中汲取一丝快乐和安慰。或许这样的诗歌对孩子们来说要理解透彻还为时尚早,处于温室的花骨朵儿们大多还未见第一次暴风雨。但就像读古诗让孩子们自然拥有对韵律美感的鉴赏力,希望这样的诗歌也能润物细无声,让小小的心脏慢慢地变得坚强,不至于轻易被海浪打倒。

  正如《天真的预示》一诗写的“一颗沙里看出一个世界,一朵野花里一座天堂”,阅读一首现代诗,乃是通过诗人的眼睛去看更广阔的世界,用诗人的耳朵去倾听更多的声音,再去到诗人的心灵世界里探索他们的心事和思绪,了解他们的生平和所处的时代变迁……诗歌可以是时光机是“浓缩鸡汤”,真正的一沙一世界。若能做一位有心人,生活也会处处充满诗意。保护弥足珍贵的想象,培养发现美、思考生活的能力,从儿童开始,从阅读现代诗歌开始。“当青春遇上诗歌,往往会在某个转瞬之间,撞击火花……热血沸腾,内心照亮,在迷茫或昏睡中突然醒来。”当孩子遇见现代诗歌,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文 杜晓莹)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