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遗址

拉卜楞寺的朝阳与晚霞

浏览: 日期:2019-09-10


拉卜楞寺的朝阳与晚霞

  撰稿与摄影:西村

  暑假期间,照例策划出京旅行。在朋友的精心安排下,我们如期成行。这一日,我们乘坐早晨的航班,从北京飞往兰州,开始了神奇的甘南之行。上午十时许抵达兰州中川国际机场。从机场出来,我们前往租车点,租了一辆新型的SUV,而且是一辆崭新的轿车,开启了向往已久的甘南之行。从兰州开往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的路上,我们一边前行,一边欣赏着沿途映入眼帘的自然风光和人文建筑,车开出兰州不远,先是望到路两旁远处近处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伊斯兰清真寺,眼睛一会儿左望,一会儿右看,竟有些目不暇接。清真寺是伊斯兰教建筑群体的型制之一,从外观造型上看,颇具阿拉伯情调。是穆斯林举行礼拜、穆斯林举行宗教功课、举办宗教教育和宣教等活动的中心场所,亦称礼拜寺。系阿拉伯语“麦斯吉德”(即叩拜之处)意译。比如我们远望兰州关南清真寺,依旧保留着具有阿拉伯伊斯兰风格的圆顶建筑,气势雄浑,庄严肃穆,为全国最壮观的清真寺之一。我们的轿车还途径陇南梯田,据闻是美不胜收的田园画卷,只可惜此时并非欣赏梯田的最佳时机,而且似乎也不是传说中的哈尼梯田。总之,汽车沿着高速公路一路前行,而我们的眼睛也贪婪地捕捉着周围的景象,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手臂也不时地遥指着,嘴里禁不住地赞叹:“快看!”“清真寺!”“又一座清真寺!”“梯田!”“好壮观!”当我们抵达夏河县的时候,已是傍晚五时许。一路马不停蹄地赶路,事实上是与太阳赛跑,我们希望在太阳落山前,赶到拉卜楞寺,是为了一睹拉扑楞寺身披的晚霞。

  闻名遐迩的藏传佛教圣地拉卜楞寺,位于大夏河西岸,紧邻夏河县城西南。藏语全称为:“噶丹夏珠达尔吉扎西益苏奇具琅”,意思为具喜讲修兴吉祥右旋寺。简称扎西奇寺,一般称为拉卜楞寺。拉卜楞寺是藏语“拉章”的变音,意思为活佛大师的府邸。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被世界誉为“世界藏学府”。 与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扎什伦布寺以及塔尔寺并称为格鲁派(黄教)的六大寺院。拉卜楞寺是甘南地区的政教中心,保留有全国最好的藏传佛教教学体系。

  当我们从宾馆步行到拉卜楞寺外桥头处,落日已被寺院背后的山坳吞去了半边脸,半轮落日的光辉,仅给拉卜楞寺几处高塔的塔顶留下一抹橘红色的阳光,饰金的塔顶在晚霞的照射下泛出莹莹的光芒,暗影中的寺群便显得有些神秘了,甚至有些迷幻。藏文饰面的木质油彩经筒,沿寺院围墙廊道一溜排开肃然而立,并不时地受戴于信教者们的抚摸和转动,于是“叽咕叽咕”的经筒声从廊道中传来,那声音似朝觐者的叩首,又似转经人心灵的祷告。

  拉卜楞寺最外围是世界上最长的转经筒,周长有3公里还多,由2000多个大大小小的转经筒组成,转经筒大的有一人多高需2、3个人合围才能保住,小的周长则只有1米左右。沿着长廊徒步,依次转动这些转经筒,需要1个多小时才能走玩一圈。转经筒又称玛尼经筒,藏传佛教认为,持颂六字真言越多,越表对佛的虔诚,可得脱轮回之苦,是忏悔往事、消灾避难、修积功德的最好方式,因此人们制作“嘛呢”经筒,把“六字大明咒”经卷装于经筒内,用手摇转,藏族人民把经文放在转经筒里,每转动一次就相当于念颂经文一次,表示反复念诵着成百倍千倍的“六字大明咒”。 转经筒已经饱经风霜,斑驳粗糙,就像虔诚的藏民的面孔,专心而不容亵渎。无论晴天下雨,日出日落,古老而神圣的转经筒总会在藏民刚劲有力的右手的推动下,沿着顺时针不停的转下去,带给他的信徒以平安与圆满。

  次日清晨,早饭后,我们再次来到拉卜楞寺,是想看看它在明媚的阳光下更加清晰巍峨、金碧辉煌的模样,再次领略其雍容恢弘的壮美雄姿。朝霞中的拉卜楞寺,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寺院胜景,尤其是寺院建筑的色彩搭配和使用,是那样的潇洒和大气,整个寺群建筑给人的感觉是,燃情中不失安恬,纵情中不失收敛,雍容中不失简朴,庄严中不失青睐。拉卜楞寺的诱惑,不仅在于他外在的金碧辉煌的佛殿,乞势非凡的佛像,香烟缭绕的煨桑炉,五颜六色的经幡,鳞次桔比的崇楼广宇,更在于他内在的悠远历史,宗教的魅力。在信仰藏传佛教的藏民心中,他是一种境界,是一种精神。澄净而又犀利的阳光似乎从传说中神秘地钻出来的,一缕缕,一道道,照耀在宝塔金顶上熠熠生辉。天堂般的境地瞬间与尘世间的烟火交错,恍若隔世。一切机缘都在缘起缘散中写下因果,也许无论是不期而遇,还是擦肩而过,今生已经来过,已不留什么遗憾。于我们而言,每一间庙宇都是同样的神圣,我们没有刻意地要记住它们的名字,刻意地让它们在我们浮躁的内心驻足。当我们轻轻地迈进那些永世敞开的门,我依然无法超度些什么。喇嘛们在经堂诵经,看他们轻闭双眼,轻轻地摇晃着身体,低沉而齐整的诵经声,天籁般传来,无形中掠过心底,仿佛带走所有浮尘,悠远而又绵长。

  全寺所有梵宇,均以当地的石、木、土、茴麻为建筑材料,绝少使用金属。整体建筑下宽上窄,近似梯形,外石内木,有“外不见木,内不见石”之谚。各庙宇依其不同的功能和等级,分别涂以红、黄、白等土质颜料,阳台房檐挂有彩布帐帘,大中型建筑物顶部及墙壁四面置布铜质鎏金的法轮、阴阳兽、宝瓶、幡幢、金顶、雄狮。部分殿堂还融合和吸收汉人建筑成就,增盖宫殿式屋顶,上覆鎏金铜瓦或绿色琉璃瓦。

  寺里的喇嘛们会讲普通话,他们分期分批地带领着井然有序的人群,更迭在不同的佛殿之间,向人们讲述着它的前世今身。穿行在拉卜楞寺的广场和街巷中,不时地与身穿酱红色的僧裙和袈裟的喇嘛擦肩而过,街巷中大门紧闭的院子中,不时传出他们诵经的声音,久远和悠长。从拉卜楞寺的街巷中走出,藏传佛教的祷告声和喇嘛们的讲解声依旧回响在耳边,久久不能离去。我们离开拉不楞寺那高大幽深的佛殿、告别那厚重的土墙,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和深思,坐车赶往另一个景点,开始了另一场赏心悦目的灵魂之旅。但是,拉卜楞寺,这部厚重的经书,从此沉沉地压在我的心头,虽然让我们读不懂,却也放不下。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